东川先生Forever

盗图小能手(轻喷)在校学生
有两个孩子 贵名和上川
深夜睡不着的夜猫子
请多关照

无题 致敬两位被我抛弃的孩子

“他说,八月去北海道正好……”

贵名君带着耳机,坐在老旧的转角书桌前,偌大的空旷房间,在夕阳下被衬的格外冷清

“在北海道的火车站,为他写一封信吧……”

“写一封信吗……”贵名君喃喃道,窗外的夕阳太刺目了,于是他用手遮住了眼睛,“北海道,好熟悉的名字,在哪里听过……”

“火车的轰鸣声中,我把纸揉碎掉扔进了垃圾桶……”

“真是愚蠢,既然撕碎了又为什么要写呢……”贵名君生硬的笑了笑,“我也干过这种愚蠢的事吗?记不太清了。”

贵名君记住的东西很少,从他住进这栋房子开始,他的记忆就在日渐减少,于是他每天都在做笔记,记录自己干了什么

“列车到站了,我看见他……”

房门被粗鲁的敲打着,时不时传来中年妇女的叫骂声,贵名君摘下耳机,走出了房间

“今天的稿件来自一位名为上川贵名的作家,在半年前我们接到了他的稿件,由于节目原因到今天我们才把它呈现给各位听众,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期节目再见。”

老旧的转角书桌上摆着一本被撕得零散的笔记,书桌下的纸箱里堆满了写过的字迹凌乱的信,夕阳透过窗户将书桌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

房门外贴着一张纸
上面写着:
|————————————|
|患者:上川贵名 |
|病症:神经性记忆缺失 |
|【重度患者,无需治疗】 |
|————————————|

夕阳是那么的刺眼,这栋格外冷清的房子大门上,挂着生锈的几个字

北海道精神病院

使役区的二三事 3

停車位爭奪戰

梗来自诹少豪车系列节目中铃村的:“我永远抢不过诹访部桑(的车位)”

三木真一郎,在军部赫赫有名的御骑使,以他的爱车——法拉利 而闻名于整个军部,每天三木都在众人羡慕的目光下开着他的爱车抢占军部停车场最好的位置

而今天,三木不高兴了

“有人抢了我的专属停车位!!”
三木揉着自己因为高温爆炸而显得乱蓬蓬的头毛,气愤的说道。
“哪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把他的破车停到了我的车位!!”

三木停好车,踏着脚朝着他的专属车位走去,他看到了红色的一角

法拉利,一辆红色的限量级法拉利,完美的曲线,闪亮的车身,稳稳的停在了他的车位上 三木表示他要瞎了。
“军部有比我还厉害的御骑手吗?”三木一进总部就冲向人事部部长办公室
“三木君?怎么了?”人事部部长森川智之看到了他疯狂的举动
“我的停车位被一个限量版法拉利抢了!”
“这样啊,诹访部君今天来报道了,估计那是他的车吧。”
“诹访部?是那个新来的军部指挥官?”
三木总觉得这个名字很耳熟
“啊就是那个人称诹少的——”
“……金主诹访部顺一……”
“好像是。”
三木打了个寒颤,限量版法拉利当家用车,有钱好可怕。

看来我的车位不会回来了

森川翻了一会资料后扔给三木一张纸
“诹访部君的电话,你可以和他商量下关于你的车位。”
三木感激万分的接住了重于泰山的纸,火速掏出手机拨通电话
“喂?诹访部桑吗?久仰久仰,我是三木真一郎,我想参观您的车库——”
三木还没说完就被对方挂掉了
“森川桑,他挂我电话!诶你要干啥?”
他看到了匆忙收拾东西准备逃离的森川
“祝你一路平安。”森川扭头就跑,留下一脸懵的三木

三秒钟之后
“ So as I pray,unlimited blade works!”
闻声回头的三木只看到了一个核弹冲破玻璃朝自己飞来
“啊啊啊啊啊啊!!!!总部长我举报有人谋杀!!!”
至此,人事部大楼全体员工放假半个月

理由——恐怖袭击

使役区的二三事

忘了咒語的御魔使们

“铃村?铃村君?”
在一次魔术练习课上,谷山默默的捅了捅铃村
“啊!啊?什么事?”
铃村健一正在看着玻璃门发呆
“那个,魔术咒令是怎么念的来着……”
“呃,大概是巴拉巴拉能量之类的吧…”

场面一度很尴尬

“铃村君也忘了吗?”
铃村笑了一下,亲娘啊如果早知道今天有魔术练习昨天晚上我就不和那几个神经病出去玩了!!
“那个,问一下鸟海吧——”
“鸟海桑不是不在学院里进修吗。”
铃村毅然拨通了鸟海的电话
“鸟海啊魔术咒令怎么念啊?啥?你不是鸟海?那你谁啊?”
电话那头的诹访部无语的看了看摊在沙发上旁边摆着一堆酒瓶子的鸟海
“健一,是我,诹访部,鸟海不方便和你说话,我告诉你吧——”
“哈?你一个射箭的怎么会知道咒令啊?——啥?你还真知道啊?”
诹访部黑了脸,温柔的把电话挂掉扔在了鸟海的身上
“啊!痛痛痛!诹访部你干嘛!”
“跟一个傻子生气没控制好情绪”
“………铃村吧………”
“嗯”
鸟海无话可说,收好手机换了个方向又睡着了

另一边

“哎哎哎谷山你看诹访部给的咒令还真好使诶!”
谷山一脸震惊,诹访部,不是御箭使吗…
“铃村君,那个放学你陪我去看看安元吧…”
“哦好啊!”
再顺便看看你自己。。。谷山在心里默默的补完了没说完的下半句。


【在這裡吐槽下滾爺的記憶力,真的蠻不好的,尤其在某王子的活動中=_=】

使役区的二三事 週末的一個莫名其妙的糖

學生議會
【诹少 老爷 杉山 良心】

“恭喜诹访部君荣升军部指挥官”
学院里的学生议会楼此时热闹非凡,屋内人来人往不说,屋外还挤着不少人,少女们恨不得把自己毕生精力全都在此时集中在眼睛上好看清屋里的本命
“诹访部君在女生中很有人气嘛。”安元详贵拍了拍身边站着的人的肩膀“良心你可轻点,我以后还得靠肩膀吃饭呢”诹访部揉了揉被拍痛得肩膀,“杉山呢?今天有事?”“啊?刚才说是肚子痛,去卫生间了。”“啊哈?杉山肠胃不好吗?”“不,他只是—啊!你干什么!”安元伸手扶住了刚才毫不留情砸到脑袋上的衣架,“所以说怎么会有这种东西啊?!学生议会有保姆吗?!”
“安元洋贵,这是朝家政部借来的,你有异议吗。”杉山径自拿走了衣架,走到诹访部面前,推了推眼镜,“诹访部君,请问下这满地的花瓣是。”“啊?哦,我让人给我送来的,可是送的人犯了点小别扭,原本是花现在变成花瓣了。”

“那请问送花的是——”杉山还没说完安元就示意他闭嘴,“诹访部顺一~对我送的花有意见吗~”安元抢先反应过来,“啊游佐桑晚上好,您来这是?”
“呀,良心君啊,如你所见,我来给这个坏人送花,对吧坏人~”
“啊——”诹访部默默按了按太阳穴,“游佐糖你这——太难为我了”“哈?你是你叫我百忙之中脱出身来给你送花嘛?”“虽然是但也——”
“容我打扰下,两位,众目睽睽之下你们这样实在是让我和安元洋贵很难办。”杉山开口说道,“杉山桑你说什么?什么很难办?”诹访部无比吃惊的看着杉山,“良心君?考虑解释下?”游佐故意在说解释下几个字上挑了一下音调,等待了几秒,果不其然看到了安元渐红的脸。

“游佐糖,我要回家,鸟海找我,顺道带你回去吧。”“哦好吧,安元君明天再见喽”安元详贵抽了抽嘴角,“游佐桑慢走,欢迎下次——不光临!!”
安元转身问向杉山,“杉山桑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是真的。”杉山无比冷静的回答道“家政部没衣架了,所以今天的卫生全部由你我完成,仅此而已”
“好吧,我收拾就行,杉山桑去休息吧”
“好,我会来检查的”
“哎?等一下?杉山桑?”

“为什么要拦着我啊,看看后辈们不是很好嘛?”“游佐糖不要总是S后辈啊”游佐故作矜持状,思考了一会,“好吧,不S他们S你总行吧,不准反悔”
“不,其实我也——”
诹访部叹了口气,我也是个S怎么办啊。


不設cp的我今天啪啪打臉=_=

使役区的二三事 【1w】

【 关于射箭时嘴里叨叨的东西


“I am the bone of my sword”
“我是我箭的骨头”

“唉,部尼桑又在和杉山学长念口诀了”
立花无力的叹气,他本来是来箭道部找诹访部的没想到居然又在和杉山——唉“杉山桑在和诹访部君干什么”安元默默的把脸贴在玻璃上,“啊立花君,来找诹访部君吗?立花君?”安元看着立花的脸色越来越奇怪,忍不住问道。

“安元学长你听,不是我听力的问题吧”
“嗯?”
安元仔细听了练习室里的两个人嘟囔着什么,脸色也变了。

“and fire is my blood”
“血全是玻璃渣”

安元的脸不由自主的抽搐几下,“立花桑,我听力出问题了。”立花点了点头,“我也是,一起去医院看看吧”

杉山望着默默离开的两个人,“诹访部君,安元君和立花君走了。”“呃,他们大概有事吧。”杉山看着楼下两个人离去的方向,“他们貌似要去医院。”“哈?安元生病了吗?”“没有。”
两个人在练习室思考了许久,也没思考出个答案。

使役区的二三事

文筆渣渣請多包涵
【职阶设定 】
使役區與現代社會並不脫節哦小夥伴們~
不設cp,歡迎自行yy
對聲優們瞭解並不充分,有錯誤請毫不猶豫的指出吧~


【大概是個引子?】

铃村家是魔术传承的大家,这是在使役区众多周知的,或许凡是大家族多少都得出一两个奇葩的定律,铃村家前家主早早的就宣布卸任家住一职,浪迹天涯去了,于是铃村家长男也就顺理成章的子承父业,坐上了家主的位置。
可怜了本家的各位,这前家主刚走,原本想好好壮大壮大家族势力的可怜人,又不得不接受了另一个奇葩家主——铃村健一
那时候的铃村健一还没遇到泽城夫人,天天来去自由快活的很,白天窝在本家睡觉,晚上去居酒屋喝上几杯叫上狐朋狗友谈天,无不快意。
喝酒就得有酒友,我们潇洒的铃村健一还能没有酒友么,那是不可能的,酒友可多得很,一叫就是一串,经常和铃村喝酒的就那么几个人,但如果你能碰上几个人中的两个人在和铃村喝酒,那情景可就大不一样了
这两位神通广大的人一个叫诹访部顺一,一个叫鸟海辅浩,暂时扔下前者,我们来说说鸟海这个人
鸟海是个御魔者,与铃村这样的家族传承的不同,鸟海的魔术全是靠看书看书看书看出来的,这种“自悟者”在使役区不多,少数几个能进入学院进修就是英才中的英才,然而鸟海先生貌似一点也没想到这一方面,他学魔术的原因很单纯:周围人太傻了我想找聪明人玩 因此你基本上每天都可以看见鸟海在居酒屋端着酒杯和店员老板顾客打招呼,如果有一天他不在了,那就一定是跑到第一位的家里去了
什么?你问为什么一定跑到诹访部家?他家房子大啊,“那么大个别墅诹访部一个人住太孤单了我去陪他哼”这是鸟海的原话

诹访部顺一是谁?你不知道?好吧那换个名字你就知道了,诹访部顺一别名诹少,因为此人手握着巨额财产貌似花也花不完,而且就他在银行的财产来看,还在逐年增加,实在是壕无人性,故使役区人们给他起了个别名诹少了。
诹访部是个大少爷,据某某小道消息称他是大魔法师Archer的儿子,但一直无法证实,也难为人家把隐私保护的如此完美,众多拜倒在诹访部魅力下的少女们无论怎样八卦也只能独自YY自家本命的罗曼史了。
诹访部是一个御箭使,这种职业也被称之为神射手,是魔法师衍生出的特异性的职业,箭尖所指之处无活人,在学院中这种人一般都会被别人躲的远远的,以防攻击性太高波及自己,因为职业伤害性太高,在使役区中有很多争论,然而就凭着这种饱受争议的职业,诹访部仍在学院毕业总考试上轻松达到了三S等级,并且提前一年在同级生中毕业,顺利进入了殿堂层级的社会中。
每当提起这事,鸟海总会很不屑的哼一句:“不就是个老狐狸魅惑考官嘛,我也。。。”可怜鸟海的抱怨还没说出口就在诹访部一声温柔的:“鸟海桑这周的酒钱你自己付哦”乖乖屈服在金钱的淫威之下了。

铃村与这两位好到什么地步呢?鸟海会在铃村尴尬的时候解围,同样也会在铃村不尴尬的时候制造尴尬,至于诹访部嘛,他自认为是没什么能帮上铃村的,可是由于他优质多金情商智商双爆表,每次铃村见面都会喊诹访部“诹访部桑”到最后诹访部更是直接把铃村称之为“我们家的孩子”
说到诹访部,又得提到游佐浩二,此人和诹访部在业界里堪称“心有灵犀”各类活动比赛采访,如果胆敢有哪个记者主持人把他们两个凑到一起去,结果绝对是什么都问不出来还得被牵着鼻子走
游佐浩二是个御剑使,看这挺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名字,然而人家拿的真不是剑,是把刀,形似于青龙偃月刀的缩短版,拿在手里就让人想拿去切菜,也是因为这个,在无数次被基友诹访部与邻居鸟海开玩笑要去开餐馆后,游佐毅然放下了大刀,(立地成佛)开始了他的牛郎之路

除了这几位稀奇古怪的大神,还有在学院中品学兼优的杉山纪彰,安元详贵等学生会议会代表,以及和铃村同为家族御魔使的神谷家少爷神谷浩史,小野家的两位风格迥异的小野大辅和小野贤章以及自小与诹访部一起长大的立花慎之介等等神奇人物都会在使役区这个神奇的地方与其他各位产生奇妙的摩擦。
【我寫了什麼(╯°□°)╯︵ ┻━┻】

黄沙之后的天空格外蓝